忍者ブログ

[PR]

2018/09/24  カテゴリー/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土希】【文】青少年成长注意事项2

2010/09/05  カテゴリー/橡胶软糖--同人绘

>勤劳的阿明又写了第二篇啦啦啦~继续上次的文的时间轴和剧情~于是继续等第三篇TVT

>插图什么的只来得及搞了一张。。而这张线图竟画到快4点。。虽然我是半夜12点才开始画的Otz遗迹什么的我也好像画。。不过一方面是建筑苦手,再加上看到遗迹会很伤感于是还是没有画出来Otz。。。抱歉了阿明我还是做不到。。。我真是个事多的废渣是吧TVT。。

>马画的很舒畅!每次画人和动物都出现的时候总是动物更顺手呢。。人物难画死了尤其是某胡茬叔。。吞了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Otz

废话不多说了上文~~

赛迪克觉得最近更加搞不懂海格了,这小子竟然学会了躲着自己来着?就算偶尔被自己堵住逃不掉,也会一脸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的表情看着自己……

其实算算日子,也知道应该是上次那件事的关系。虽然那件事的确自己也有故意去逗他的成分,不过这种男人到这个年纪都该知道了,这小子咋就能为这点小事别扭这么久呢……

挠了挠头发,赛迪克决定放弃去思考这么麻烦的问题了。干脆伸个懒腰快步走到海格的房间,堵着完全没有退路的小家伙,一把拽住他的手往外拖。“别总是躲在房间里,男孩子要有男孩子的样子。出去活动活动晒晒太阳。”

完全不顾海格挣扎的表现,仗着自己体力上的优势,赛迪克就这么拖着海格走到他的爱马身边。把人丢上去后自己也跨上马策马奔跑起来。“很久没回家了吧?

完全不顾海格挣扎的表现,仗着自己体力上的优势,赛迪克就这么拖着海格走到他的爱马身边。把人丢上去后自己也跨上马策马奔跑起来。

“很久没回去了吧,去那里走走吧。开心点,男孩子就是要开朗活泼点才对。”海格被单手搂着腰稳住身形,爽朗的声音就在耳后响起,属于对方炙热的气息吹拂在耳后,原本挣扎的身体突然一下子僵硬了起来。

484b5326.png

当海格满脑子都是某一晚曾经发生的事情和现在的状态反复纠结的时候,赛迪克却完全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心意,反而满意于对方的乖巧。专心驾驭着爱马来到雅典卫城。

握着海格的手帮他下马,赛迪克带着海格来到了一座清真寺里。绕过了门面前高大的宣礼塔,海格才发现原来这后面竟然是属于自己家风格的建筑。

注意到少年脸上那有些吃惊的表情,赛迪克笑着拍了拍那雄壮的石柱。“这是你的母亲留给你的东西,我觉得应该让你看看,所以保留下来了。”

“对了,我想让你看的是这!”少年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抱起骑坐在对方宽厚的肩膀上。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上去,三角眉饰上雕刻这的正刻画着少年曾经所信仰的神祗的故事。虽然经历过十字军东征后有些不能被基督教再诠释的雕像已经被毁坏拆除,但残余的雕像中任然能看到属于那位女神的荣耀和光彩


“你的母亲,有着不下于你们家这位女神的美丽和强大。他是我见过的最高贵的女人。在我还年轻的时候,她的荣光遍布着这片土地。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总有一天我要变得和她一样强大。”

“而你现在做到了?我并不是很清楚你是不是和母亲大人一样强大,但是现在,你的确是我知道的人里最厉害的。不是么?”从男子的身上爬了下来,少年不明白他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拍了拍石阶上的灰就这样坐了上去,少年看着面前挡住自己视线的宣礼塔发呆。

如果这是为了向自己宣誓对方的强大,那其实早在这个男人无视自己的意志强行将还弱小的自己带回他的家中那时就已经很清楚了。应该是讨厌他的吧,不,的确是讨厌他的。所以,被他照顾后不知道该如何正常的表达谢意;所以,就算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对方也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所有的思绪被突然搭上的手打断,赛迪克在肩膀上揉捏了两下后感叹“不知不觉你也长成现在这么大了嘛,比刚来那会强壮了很多呢。呵呵,也许再过几年,你会变得更像你的母亲那样。”一屁股坐在少年的身边,赛迪克突然觉得自己有种为人父的自豪感。

“你……很喜欢母亲大人?”少年觉得有些意外,虽然以前男人也会偶尔和自己提起过去的一些事,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说的这么多,而且都是关于自己母亲的事情。不过按照对方说的来看,当时的他看母亲大人,就和现在的自己看他一样把。那么,他对母亲的感情里,是不是也会和自己一样有爱慕的成分?

“我说过吧,她那么帅气的女人,我会动心不奇怪吧?乐,你这孩子什么时候也开始关注其感情上面的事了?果然是长大了啊……”根本不知道少年心情的赛迪克毫不在意的回答道,甚至好奇心起的用胳膊肘捅了捅少年的腰侧,“我说你最近怎么那么奇怪,是不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

“没有!出来这么久了,我们…回去吧。”少年一下子跳了起来,无视着身后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变脸的男人直接往外走去。他真的是喜欢母亲大人的,那么他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呢。曾经说过自己像母亲大人的他,在看自己的时候,视线是否真的停留在自己身上?突然涌入脑中的东西让少年无法思考,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逃避。他需要好好想一想,到底该如何,才能直面这个对他来说太过复杂的男人

…………………………………………………………………………………………………………………………………………

时间这种东西,如果在普通人类身上,也许是很重要的的东西,只是对于海格或者赛迪克这样的国家来说,一切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可是,有些东西的确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改变着,比如海格已经渐渐比以前变得更强壮了;比如赛迪克的身体,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赛迪克不像以前那样,没事会在外面玩上很久才会想起回来。他回家的次数已经越来越频繁,每一次身上都会缠绕着染血的绷带。总是弯着的嘴角也会在周围没有人的时候慢慢绷紧,而这一切,并没有逃过海格的眼睛。不过他并没有机会去和这个男人认真的谈谈,因为他自己也被太多的事务缠身。

随着赛迪克的身体越来越差,来家里拜访人也越来越多,并且家里的很多孩子比如古塔夫也被那些访客一个个劝说着离开了这里。就连自己也是,那个叫亚瑟·柯克兰的家伙,还有一个似乎叫弗朗西斯也总在劝说自己,离开这里,回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家独立生活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海格有些犹豫。作为国家,他的确应该听从他们的劝说。可是一来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抱着什么目的,二来这样就意味着会和赛迪克完全的…分道扬镳。

明明是很难下定决心的事情,可是有些事却并不是那么可以顺着自己的心情。是不是该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男人给他庇护,这些事已经变得迫在眉睫。
 
想着这些事让他烦躁,干脆出去走走散散心的海格不知不觉回到了自己的故乡。看着面前的雅典卫城,海格不由苦笑。果然最不知所措的时候就会想回到自己最熟悉的地方么。

牵着马匹在城中慢慢行走着,海格突然觉得这里变得陌生起来。曾经熟悉的传统服饰已经很少能在街道上看到,那些拥有者美丽容貌的女子们如今却纷纷披着头巾低垂着眼帘在街道上行走,没有多少人还记得曾经恭敬侍奉的奥林匹斯山上的神祗,人人口中只能念诵着阿拉的名号。
 
海格突然兴起了念头,往很久之前赛迪克带他去的那个庙宇走去。他想去再看看那个被赛迪克形容的和母亲大人很像的女神的雕像,也许那是这里唯一还有着自己家曾经记忆的地方。

只是海格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看到这样的景象。曾经即使几经被改作他用的却也保持着完整的神殿竟然会变成这样一幅残垣断壁。建筑整体结构损坏的惨不忍睹,雕刻也有很多被炸成碎片。曾经高大的挡住神殿所有视线的宣礼塔也早已不见,只剩下一小座清真寺在殿内聚集着信徒们。
 
正当莫名的看着这一切的时候,海格却看到一边有一群人聚拢着不知道在做什么。走过去才发现领头的原来是那个一直来家中拜访的亚瑟·柯克兰。

只看到亚瑟指挥着那些人搬动着原本属于这个神殿的为数不多的完好雕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海格立刻跑上去质疑,却只换来了一句:回去问赛迪克吧,他家里的事情不是只要他答应了就好了么。

看着面前的一切,海格第一次感觉到愤怒。就算看到家里被战火牵连,破损不堪,他都不像现在这般。这是自己的家,但他的命运却不能由自己来决定,即使是被对方保护着,却也被对方支配着。这样的日子,他已经受够了!
 
离开那个男人身边,真正的成长到能保护自己和自己家中的人。海格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想要做一件事。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身为国家的使命。是该结束了,和那个男人的羁绊。自己给自己做一个了解吧。

 
………………………………………………………………

赛迪克有些吃惊,他第一次看到海格喝这么多酒。虽然海格家曾经嗜酒成性,但是自从他来自己家后还没有见过他这样喝过。而且他不仅是一个人喝,还不停的往自己的杯中补酒。连带自己也一顿饭的功夫就已经喝了个微醺。

吃了晚饭,脚步有些漂浮着回到房中的赛迪克就这样坐在窗台边,想吹吹凉爽的夜风减少些酒精给他带来的燥热。敲门声响起他也没有多想,直接应了声让等在门口的海格进来。
 
看着少年慢慢走向自己,赛迪克难得的仔细打量着他,最后不由感叹,孩子们其实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都已经一个个偷偷长大了呢,而自己,却没办法像最早把他们带回来那样去保护他们了。

就这样思维不断飘散着,没有发现海格的距离已经近的有些异常。直到海格的脸近的已经模糊不清的时候才想起来要拉开些距离时,唇上却先思绪一步感受到轻柔的触感。


------------------------肉继续放里面虽然没有小黄插图=v=---------------------------------




 
错愕到男孩的舌尖扫过自己的唇的时候才回过神,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对自己来说一手抚养大的孩子,赛迪克·安南发现他自己真的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才好。

并不是他排斥这种事,作为一个成年人来说这又有什么好做作的。就算对方身为自己的同性也不是问题,一切的问题是,这个孩子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突然……想看自己出糗的恶作剧么?
 
从来不肯认输的赛迪克自然不愿意自己被一个小家伙牵着鼻子走。顺势扶住了对方的腰,抱着“既然你要恶作剧我也就不客气了”的想法,赛迪克安南直接用带着侵略气息的吻表达了他反击的意图。
 
海格力斯觉得自己现在一定是疯了,否则借给他一百个胆子他只怕也不会来做这种借酒装疯的事情。带着一身酒气冲进赛迪克的房间二话不说吻了上去,已经猜想过会被拒绝或者责骂各种可能,却没想到对方会回应并且加深这个挑衅一样的吻。
 
虽然知道这方面的事情,却丝毫没有任何经验的男孩用不了多长时间便融化在这个吻里,腿脚有些发软的必须扶住对方的肩膀才能站稳。结束了这个吻的赛迪克看着怀里呼吸急促的男孩,笑着捏着对方的脸颊。“想吓唬我?知道没用了吧。”
 
看着对方的唇形动作了半天才终于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海格实在是有些沮丧了。果然,对他来说,自己永远只是个孩子么。用了些力气拽着赛迪克走到床边,也不管对方如何想就直接把他推倒在床上,跨坐在他的身上压制住对方的动作。内心告诫着自己,反正是最后一次的疯狂,什么都不要想了。少年低下头,浅浅的轻吻着对方的唇,下巴,脖颈,耳垂,低垂着眼帘轻声请求。“抱我。和我做。”

对于海格仿佛猫咪一般的举动,还有他那句请求,赛迪克一瞬间发现自己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一直以来在他心目中都只能用孩子来定义的存在,却有了不相应的要求……是在为了什么事情试探赌气么?手轻轻搭上的对方的腰侧慢慢往下滑动,一边轻捏着少年的臀瓣一边接着夜光仔细观察他的表情。

对方的手掌隔着布料贴在那里的时候海格身体已经紧绷了起来,只是关注到对方的目光后不肯认输的少年丝毫不肯露出怯懦的表情。低下头掩盖住眼中的紧张,少年胡乱的扯散对方的衣服轻吻露出的每一寸皮肤。即使历经时间的洗礼,很多地方的疤痕却任然清晰可见。这些都是最近才受的伤吧,海格这么想着,舌尖轻轻绕着那些打转舔舐,留下一道水痕慢慢滑往小腹移动。

赛迪克发现事情越来不受控制,不止是海格这家伙到底有什么打算他不清楚。就连自己的身体,也慢慢陷入了欲望之中。舌柔软的舌尖在身上撩拨出一簇簇欲火,呼吸慢慢急促起来,原本枕着手臂一副看戏的戏谑表情也不复存在。坐起些身体强硬的捏住对方下巴迫使他看向自己,男人再次确认着对方的心意,声音低沉沙哑。“这不是个有趣的游戏。”

“的确不是!”挥手拍开下巴上的禁锢,海格咬了咬牙低头继续。完全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就算是了解过一些相关的知识,动作却任然青涩笨拙。扯散了两人身上的布料,海格让两人的下腹处紧紧相贴,双手撑着对方的肩膀,依靠着腿部和腰部的力气慢慢扭动着腰身磨蹭着彼此最敏感的地方。


看着少年执拗的样子,那因为欲望而喘息着的表情,有些记忆突然和多年前的一个夜晚重叠。一直以来不是很明白的事情突然茅塞顿开,这个少年对自己的态度也渐渐明了起来。只是男性本能最原始的冲动并不容他有继续思考的余地。彼此的欲望紧紧贴住摩擦,温度高的似乎发烫。双方喘息的声音在空荡安静的屋中回响着,赛迪克也禁不住挺腰配合着对方的动作追求更大的快感。然后在低吼声中,两个人同时达到了高潮。

伸手接住体力消耗过大倒在怀中的少年,赛迪克将人抱在怀里轻吻了下额头。虽然他并不清楚怀里的少年已经下定决心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但是他相信一定是有什么理由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不过算了,一切等明天人休息好了再问吧。今晚,两个人还是好好睡上一觉才对。

…………………………………………………………………………………………………………………………

“亚瑟,你又在做什么?!就算是你帮我独立,也不代表可以在我家里到处走吧。”忙着指挥家里人把神殿中的清真寺拆除的海格,一转头看到在一边忙着拍照亚瑟不由头痛起来。这个自称绅士海盗的家伙已经从自己家里取走了太多的东西,而自己却碍于能力无法去讨回那些原本属于自己母亲的文物。

“拍个照留念而已嘛。怎么说今天就要拆掉了。如果不拍下来,还会有多少人记得,赛迪克曾经在这里留下的痕迹呢……”

话音被拽着衣领的拳打断,亚瑟微微挑眉看着面前的海格。原来这个总是一副懒散的感觉的家伙,也会有这样的表情么。即使任性如亚瑟也还是看得出对方眼中的波动。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自己跟那个胡茬混蛋劝了那么多次才把他从赛迪克家里劝出来独立么……

“现在就算你动手把我打一顿,已经发生过的事也不会改变的。”挥手拍开了衣领上的手,亚瑟慢条斯理的打理着衣服上的褶皱,“想要忘记那些事,不是光靠拆了这些无辜的建筑就可以做到的。好了,我只是拍些照片而已,别太放在心上。你才刚回来,也有很多事情要忙吧。真的有空为了这些小事来和我折腾么?”

“土耳其去死!我这里不会留下他的东西!希腊只属于希腊自己,不会是任何人的!从今天起我会自己来保护属于母亲的东西还有这个家。”看着亚瑟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海格明白,一旦离开了那个男人,从今以后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而能依靠的,却只有自己。

不再搭理这个讨厌的英国佬,海格回身看着置于夕阳余晖下的断垣残壁。这里是他的家,而这里已经遭受过太多的苦难。现在,是学会独自成长的时候了。

 


PR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